旅行前,抱著許多未知出發。
不想要想太多,只是整好行裝,就這樣搭上飛機。

旅行過程中,眼晴忙碌地四處張看,分秒都活在當下,
讓自己像是飄在河水上的葉子,就順著水流,滑過各種地勢、各種土壤。
原來飄流的感覺這麼舒服…

生前的印記?
一趟設定好的旅程?
記憶仍被遺忘的面紗所覆蓋,我想不起來:「我為何而來?」

旅行回來後,自己好像灌注了某種能量,
像是滿載氫氣的氣球,一直要往天空上飛,但也不曉得要飛去那…

隨著時間慢慢…慢地…
感覺台北的空氣像長了嘴般,在啃去我的骨、我的肉。

恐懼、浮躁、慌亂…像瘋狗浪般一波一波的襲捲而來,
想要把我捲入那深黑未知的大海。
我看到海面上那黑色的笑,
是那麼地冷、那麼地沈。

流亡的圖博(西藏)人民,最終的願望是和尊者達賴回去祖靈的故鄉,
踏在那千百年的雪域草原上,親吻那湖光水景,
用信仰與虔誠的心不停地轉動經輪,一遍又一遍為這個世界祈福。

但為何生在台灣的我,卻一直有種想離開自己原生家庭、國土的心情??

這社會體制箝制著許多人的手腳,
又以一些附加在眼前的浮誇小利,塞住這一張張貪吃的嘴,
大家都忘了嘴巴原來還有說話的功能。

一旦選擇擺脫,精神上是否能獲得無比的自由呢?

我還不知道,但我想著下一趟旅行的出發。
希望不會太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烏娜‧特蘿塔慕荳 的頭像
烏娜‧特蘿塔慕荳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