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們所接受的教育就是「非黑即白」,我們接收、認知、理解所謂的「好與壞」、「美與醜」、「善良與邪惡」、「贏家與輸家」…等等二元對立的方程式; 漸漸地它們型塑成我們的思維邏輯方式,並影響到我們觀看自我、他者與社會(世界)的觀點。

二元思維,雖然某個程度上能幫助我們快速的判斷事情,但卻不能幫助我們解決問題。

因為,這個世界並非如此絕對,包括人類都各有自身的灰色地帶,是無法用二元思維來尋找解答的。

過了2012混亂與充滿挑戰的一年,這12個月來,我的生命地圖並非一直走在平坦的草原上; 而是在高原、峽谷、山丘、草原、沙漠等各種地形上穿越而過。

回頭看,我為那些險路而驚心、為那些冒險的述目、為我的勇敢而敬佩、為我的心碎而疼惜、為我的成長而驕傲。

再往回頭看前幾年的生命,我看到的「我」,竟然是如此的不快樂、如此的黑暗、怨恨自己、痛恨生存、負面的思維完全的佔據「我」; 那時候的「我」,是在黑暗旋渦中掙扎的人,想離開,但又習慣了如此餵養生命; 現在的「我」,如果遇到了那時候的「我」,絕對可以體會與理解,但我卻幫不了「她」。因為,真正能幫自己的人,只有「她」。

我很開心能走出不快樂的我; 在2012年隨著時間應對著接踵而至的生活課題,明白了過去的我,總是用二元思維來看待世界,導致我總是心急……急著論斷生命是否存有價值,急著決定活著或是死亡,急著決定喜不喜歡一個人,急著要別人決定喜不喜歡我,接受不接受我…急著下各種決定!!

生命其實是一個過程,並不需要一直下「決定」。很多事的形成是需要時間的蘊釀,慢慢的試著去做你想要的,當天時、地利、人和之際,需要的、該到的、你期待的…自然而然會匯聚、並在你眼前實現; 生命不能「心急」,人生之路是需要時時刻刻的「自我觀照」,我們都不是聖人、完人,難免會有失去控制的時候; 要當自己的心理分析師、要當自己最好的朋友。

2013年剛過三天,我知道,未來有些事強求不來,我唯一需要充滿感恩之情、並有耐心的在生命道途上。

我這雙小粗腿會長的粗,也就是為了讓我能走很遠的路。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