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朋友推薦下看了文溫德斯(Win Wenders)編導的電影紀錄片《Pina 碧娜鮑許》,第一次發現原來紀錄片可以美的像一首詩。

電影裡的每個舞者都成了碧娜鮑許,宛若有著無數的影子重疊成為一體,成為碧娜鮑許,然後又分離各自成為個體,每一個舞者就在音樂的浪潮中不停地舞動與旋轉,展現他們對生命的熱情、對碧娜鮑許的愛情。隨著每一分鐘的澎湃,逐漸喚醒觀眾們內在渴望舞動的靈魂,而我的細胞們也感到蠢蠢欲動。

la_sal_de_la_tierra_32077  

▲《La sal de la tierra》西班牙文宣傳海報

這次文溫德斯最新電影紀錄片「La sal de la tierra」(世上的鹽) 的主角正是世界知名的紀實攝影大師蕯爾加多(Sebastião Salgado),對於兩個人相遇又會激起怎樣的火花呢? 這讓我感到十分期待,於是昨天就一個人拎著包包上了電影院,想在大影幕的包圍上揭開這個神秘的包裏。(每個星期三是馬德里的電影日,票價只要3.9歐,所以這天去看 電影是最好的選擇!)

話說,今年六月時,在馬德里Caxia Forum正好舉辦了蕯爾加多的最新作品展:「創世紀」(Génesis); 同時出版社La Fabrica也出版了他的自傳書「De mi tierra a la Tierra」。在新書發表會當天,我也熱血地出席,在好不容易擠入那小小的會場後,也在書店買了書,給蕯爾加多先生簽名; 雖然他說的西班牙文有不少巴西口音,但幸好還有聽懂一半以上(呵呵~~~),能夠與他本人見上一面並聽他說話,對我來講意義非凡。

1391038996-938974985  

▲ 蕯爾多加的自傳《De mi tierra a la Tierra》

或許作為新聞系畢業的學生,我對於社會、環境與人類之間的關係一直有著高度的關注,我明白在「新聞」與「現實」之間有著十分大的差距; 新聞主觀真實背後有著太多的因素在操控,作為閱聽人(觀眾),我們終其一生很難從中抽絲剝繭並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但蕯爾加多一直透過攝影呈現他所看到的「真實」,不加修飾地只是用一個「旁觀者」的身份觀察與紀錄,而這個「真實」是人類殘酷、冷漠與悲涼的綜合體,他的紀實攝影對我來說,是一個擁有超然身份的「記者」,而這是記者最原始的「本質」。

蕯爾加多說:「人類是一種非常殘酷、可怕動物。因為我們的歷史是由一連串的戰爭所構成,它仍無止盡的在發生,這是多麼地瘋狂的事。」

因攝影工作緣故,他在世界各地旅行,用鏡頭捕捉這個地球上所發生的飢餓、水旱、戰亂流亡、暴力、死亡、甚至是在資本主義下的工作環境,人類是如何被剝銷等。在經過了四十年的攝影生涯,他仍然十分謙卑,唯一改變的是對這個世界有著更多的憐憫。

「這些影像應該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

「我對於人類仍然沒有信心。對我來說,人類族群的消失和螞蟻族的消失並沒有太大的差別。都是演化的一部份。」

「如果有很多個攝影師同時在一個地方拍照,你會發現每個人最後拍出來的照片都很不一樣。每個攝影師都有自己獨特觀看世界的角度,也在各自的歷史上扮演不同的角色。」

ST1-600x438

▲ 文溫德斯與及工作人員

有人說,透過這部紀錄片,文溫德斯與蕯爾加多兩人都在各自尋找救贖。前者,執迷於用電影影像為現實生活找到解答; 後者,則是在攝影過程中耐心地等待,等待有一天找回對人類的信仰。若要我定義這部紀錄片,簡單的說,這就是蕯爾加多的「動態影像自傳」,透過文溫德斯的鏡頭去詮釋他所認識的蕯爾加多。

ST2  

▲ 當時文溫德斯買下的照片之一

文溫德斯說,「我認識他已經將近二十五年。很久之前,我曾買下兩張他的照片,它們深深地撼動了我,在將照片裱框後,它們就一直掛在我的工作室。後來我去看了”At Work”這個展覽,從此我就無條件的成為他的仰慕者之一,儘管我們真正認識只有五、六年的時間。」

32873  

▲ 蕯爾多加與文溫德斯

談起兩人合作紀錄片「La sal de la tierra」(世上的鹽)的契機,文溫德斯回想,當時兩人約在蕯爾加多在巴黎的辦公室,他參觀了他的工作室,也發現「創世紀」這個不同其它作品的攝影集。後來,兩人再約見面聊天時,發現他們都喜歡足球,也進一步聊彼此對攝影的想法。某天蕯爾加多問他,有沒有興趣以一個作為旁觀者的角度,和蕯爾加多和他大兒子Juliano一起去沒有目的的旅行。於是,這個旅行成為了兩人合作紀錄片的催化劑。

在這部片中,蕯爾加多的大兒子Juliano Ribeiro Salgado(他也是攝影師) 也以導演的身份和文溫德斯一起工作。Juliano曾多次陪著他父親周遊世界,拍攝下許許多多的照片。原本文溫德斯想要再跟著蕯爾加多再拍攝至少兩個任務:一個是到西伯利亞北部、一個是到遠征非洲西部國家納米比亞,但最後因為身體微恙只好作罷; 之後,文溫德斯便將拍攝工作的重心放到蕯爾加多的攝影作品上,並在巴黎錄製多次的訪談,針對不同的照片與攝影時期回顧蕯爾加多鏡頭下的世界。

正如蕯爾加多一直專注在黑白照片的攝影,這部紀錄片也是黑白的呈現在觀眾的面前。

文溫德斯說,他認識的蕯爾加多是一個真心關懷人類的人,最終這些人都像是世界上的鹽一樣。 

這裡也要分享一下為何要叫「世上的鹽」。

在網上查了一下,發現這是個比喻的說法,用來強調某個現象的本質或是強調其特質。鹽可以是有害的,如果攦在土地上,種子會沒有辦法生長; 另一方面,鹽也可以作為有利的物質,延長食物的保存期限; 鹽也被視為一種刺激傷口的比喻; 鹽也會引起口渴,被理解為引發需求(喝水)的元素。當鹽與光組合在一起時,在新約聖經中的山上寶訓(《聖經·馬太福音》中的第五章到第七章)中強調的,「你們是世上的鹽。」這句話常被基督徒佈道時拿來作為標題。

再想到電影一開始時,文溫德斯說: 「從字義上來理解,攝影師是光線的畫家,是一個能透過光線和陰影描繪、再現這個世界的人。」

原來這一切都是有著悄悄的隱喻與關連。

 

相關文章:

「創世紀」(Génesis) : 巴西紀實攝影大師Sebastião Salgado 
http://cupid1127.pixnet.net/blog/post/3193638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烏娜‧特蘿塔慕荳 的頭像
烏娜‧特蘿塔慕荳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