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eum5b85d.jpg 

友問:「你什麼時候要回來?」

我回:「萬一真的不行的話,我十月就會回來了。」

清晨,被自己的夢驚醒,被這樣的對話嚇到醒來。

半夜,陸續地醒來又睡,睡了又醒…身體有一種緊繃是我無法言喻的感覺,我試著讓這個身體放鬆些,好讓我能入睡,這個身體好像與我的靈魂分開了,似乎我得再更加照顧他、愛他,他才能感受到我對他的愛意。就活下去而言,我需要他。

新的一年開始,這十三天我想我有一半的時間睡不好,驚醒後,我試問自己是否在無意識間給了自己壓力與恐懼? 為了維持平衡,我的身體是否默默的承擔了這些壓力,所以才一直睡不好?

我試著用二號人格冷靜地去看待這一切,我看著一號人格像個慌慌張張的青少年,帶著些不安與恐懼的壓迫自己,這真是個傻孩子。生命是一條河,我看見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我,靜靜地飄在這條河流上,每一個我都代表了不同時刻的我,每一張臉都長的不一樣,但卻都是我。有些選擇避開急流隱匿在石頭下,有些選擇順著急流往向未知飄流,有些則選擇依附在水草青苔之上...重點不在於作了那個選擇,重點是「面對」這個選擇,無畏無懼、自信的走在這個選擇上,未來會如何? 這是未知數,但或許這便是人生的樂趣所在。

想到電影《Eat,Pray,Love》茱莉亞蘿勃茲寫了一封信給前男友David,提到她在在羅馬古城Augusteum時的感受。

「那裡是是羅馬最安靜和最孤獨的地方之一,圍繞著它週邊的城市在發展,它就如同一道珍貴的傷口、如破碎的心,那傷痛之深刻以致你無法釋懷,我們都希望一切如舊,在痛苦中過著安定的生活,因為我們害怕改變、害怕事物會變得支離破碎,我環看這四周處在一團混亂中,它忍受著自身被改變、被焚燒、被掠奪…然後找到重塑自己的方式,那一刻,我的疑慮被打消,或許我的人生沒如此複雜混亂,只是這世界還有存在於現實的圈套正觸及我人生的各個方面。毀滅是一份恩賜,毀滅是通往改變的道路。儘管在這座永恆的城市,Augusteum依然向我展示了我們應該為永無休止的改變做好準備。」

我們應該為永無休止的改變做好準備。為了安撫一號人格,二號人格說你應該把她的心情寫下來,讓她得以獲得渲洩這來自舊傷口的恐懼,來自過去累積了好幾年的習性反應、總是打擊自己的惡習。

想到昨天好友送了我一句話,我想:「是的,我該寫下來。只為了自己,我該寫下來。」

Perhaps I'll actually experience some relief from the process of writing it all down. -----(F. Dostoevsky)

 

我有好久沒看過清晨的天空,是如此寧靜祥和,謝謝。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