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打從一開始閱讀就已開始被遺忘的文章....


因為我們都是寂寞的。



因為我們被時間的巨掌所壟罩,每一分、每一秒,它都在悄悄地抹剎你我的記憶、你我的青春歲月、那曾有的美好、苦痛、歡樂、悲傷、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覆著一層薄膜,隱隱約約收納於世界的某個角落。因為時間,有一日你將遺忘,遺忘你曾擁有過一切;因為時間,有一日你將被遺忘,被遺忘在這個成千上萬人口的地球上。


我們飄盪在時間鴻流的之中,浮載浮沈,這個世代的寂寞已不在是個人的,而是彼此壓搾後的一種集體寂寞,寂寞在時間中顯得渺小不已。沒有人,沒有人,正眼瞧它一眼,因為害怕,害怕。多數人都害怕特異獨行所招致特殊眼光、評判、議論,於是多數人寧可庸俗,只因在庸俗的巨船中,風浪顯得較為平靜,只因在庸俗的巨船中,時間的風暴變的較微不足道。所以忽略,忽略,總忽略生命中曾可能激起的火光。


我們像是默默無名存活於黑暗之中,多少人曾在夜黑中驚醒於床上,但卻不知時間,在黑暗中摸索著手機,想知道當下的時間,但知道後又如何? 依舊躺回床上繼續睡。這樣的選擇像是多數人日復一日執行著既有的工作、休閒、約會…即使有片刻對這個世界的執疑,仍選擇遺忘、選擇繼續這樣的儀式。奉行在時間的儀式下,我們真的能找到自我?


時間是什麼?我問你,你問他,他問?...如果世間存在主宰一切的神,神或許會給你一個不盡完美的答案。或許你會發現,神其實是沈睡中的睡美人,24小時都在睡眠的他,無時無刻都處於夢境之中,而你,我,他,她,它,牠...都不過是夢中的一個小小角色。萬物間的意識不斷地在飄流,倘若有一天你能變成一顆樹、一朵花、一隻鯨魚、甚至回到出生之前的胚胎狀態,你會體悟到時間原來不是一條線性的軸軌,而是成為一片汪洋大海。當人類定義了時間,三度空間遂然形成,時間因此被扁平的壓縮,此種壓縮意識變成是人類目光所不及的死角,然而我們卻將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信以為真。

 

死亡從出生那一刻就如影隨形的跟著我們,但我們總忽略生命的無常,這些真假之間,我們學到的究竟是一個套版式的生活,還是活出了一個真正的自己。死亡逐漸推動我的生命往懸崖的警戒線靠近,我知道我沒辦法讓我的生命如一灘死水般的腐臭。


我像是一個脫軌的行星,四處飄盪於宇宙之間,當空間因素被去除,我發現時間也逐漸抹剎我在別人心中的存在感,久而久之,我形同死亡,我欠缺的只剩一塊墓地,一段墓誌名。名字,或許從來都只是代號,在別人的記憶中,我終將成為亂葬崗中的一具不知名的屍首。時間像是一個鼈腳的劊子手,拉長了我的死亡過程,鮮血緩慢的自頸部流出,每一分秒我都知道我正在漸漸死去,也或許我只是個幻影。


時光匆離去,總來不及與它說上太多的話語,它便提著所有人的時間,以凡人難以追趕的速度前進,它是趕路人、行船人,你永遠都不知道為何它總如此倉促。

 

人是如此寂寞存在於這個世界。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