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我其實話不多。
但今天從下午三四點就開始和朋友聊天,
從萬華聊到天母…一直聊到十二點多。
彷彿無意識的把未來十天可說話的份量都給說完了。

這十天,要在台北消失、甚至是地球消失。
沒有網路、沒有電話、沒有交談…免除一切都市生活中偽裝。
和周遭熟悉的生活斷絕一切連繫,
這十天,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面對自己」。

我很難想像,那樣的「自己」會是個什麼樣的人。
對自己了解不深的我,「自己」就像是個「最熟悉的陌生人」,
雖然每天相處在一塊,但卻是如此地有距離感、如此地難以解讀。

這次的遊民生活,我心中其實也默默地給了自己幾個功課。
十天回來後,也期待陸續完成該寫的字、該安排的行程、該做的事。

鄭大哥說,能有機會去台中的內觀中心,這是我的福報。
但可能是我骨子裡東方人的謙虛、假腥腥姿態作祟,
我壓根不敢說,這是我的福報。

我唯一能說的,就是我心存感謝。
感謝這生命所編織的網,讓我們彼此能在各自安排的路上,
因為各種交錯而產生無數的偶遇和說不盡的緣份。

而我們又能因為這些美好的相遇,能在心靈上層面上,得到各種豐富的可能性。

對這十天,我並不抱任何期待能得到什麼,只冀望能順利完成十天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烏娜‧特蘿塔慕荳 的頭像
烏娜‧特蘿塔慕荳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