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jpg

有人說,夏天是戀愛的季節,但我卻總是失戀。

颱風天,外面雨水滴滴答答打在鐵皮屋簷上,是我衝動悲傷的淚水。
我回想起好幾個夏天…
想起自己在颱風天的夜晚,傳簡訊問「他」好不好?
想起自己從公車站牌慢慢的走回家中,夏天午後的雷陣雨,像是一盆水直接倒在我身上。
想起自己抱著電話、趴在床沿一直痛哭、哭到哽咽連連、哭到要停下才能換氣。
我只能哭倒在自己懷中…也不打算把淚擦乾。

放任在蟬嗚不停的夜裡,也無所謂的自己狼狽是多麼可笑。

每次都告訴自己,要狠狠地下定決心。
但寂寞恥笑我的軟弱,孤單漫延我的痴狂。

一種重覆的模式在我生命中反覆譏笑我的自以為,
我真的太驕傲,因此擺脫不了折磨纏身。
渴求在萎靡中一點點失去那僅有在想像中的愛情。

每一個「你」,都回去那些沒有我的世界。
我那兒也不去的留在我的世界裡。

在點滿蠟燭的房間,
鏡子裡看不清自己的臉。

燭火,被吹入的風止不住左右擺動,
偶時昏暗、偶時明亮,是我那貪婪愛情的心。

 

為愛人點一盞永不熄滅的燈.jpg  
(圖片來源:http://s24280.pixnet.net/blog/post/2044695 )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