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失序的空間。

在台北車站捷運車站,從淡水線要換板南線時,
那塊有警察伯伯站崗的小廣場,周遭總是漫延著緊張與倉促的氛圍。

在每天早上七、八點的這個時段,
人潮總是從四面八方湧來,人和人之間不斷地交錯、擦身而過。
熱鬧程度好像農曆七月時,陰陽兩界的交接口,
你無法辨別來源。

由於我並不喜歡人太多的地方,也很怕被別人撞到。
所以每次總是帶著撲克臉走這段路。

今天經過這段路時,
剎時之間,有人踩到我的腳。
情緒的直覺反應有些不快,心中os :誰這麼沒禮貌...
馬上轉頭一看,原來是一個盲人,正以橫衝直闖的方式在前進。
他右手拿著一根長長的導盲仗,不斷地敲打著鄰近的地面,
摸索著要前進的方向。
他沒有走在捷運設計的盲人專用道,因為他大概知道,這時間並不適用。
但他也沒有請捷運站的服務人員幫忙。

他選擇的方式,有一種傲氣與獨斷。
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能了解。

「如果我自己可以的話,我並不想請求別人的幫忙。」
「如果我自己可以的話,我並不想造成別人的麻煩。」

我對這個盲人先生感到很抱歉,因為他踩到我的腳,
而我卻差點踩到他的「眼睛」。

不自覺間,我也成了這個社會中的一個討厭鬼。
邊緣化了這些弱勢族群。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