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離開這座山。
這座山叫什麼名字,我不知道。
我在這兒做了什麼事,我不知道。
相關細節,我都忘了…

我只知道老鷹要來接我下山了。
爬上老鷹巨大的身軀,我用右手抓住它左邊翅膀靠近身體的位置。
就好像盲人要過馬路時,會扶著別人的肩膀那樣。

老鷹順著風勢,載著我下山,
它不時的會回頭望我一下,眼神的堅毅透露著它對我的關懷,
我好像看到它臉上溫暖的笑容,我感覺到老鷹的善良。
我心裡想著:它人真好,對我真好。

老鷹沒辦法送我到山下,它把我放在途中的一條水路。
老鷹說,我得坐鱷魚下山。
但這條鱷魚是很狡滑的,當到了河流的終點時,
鱷魚會狠狠的轉身大咬我一口,
把我變成它的午餐。
所以在快到終點前,我一定要先逃開。

老鷹留下警告之後,就離開了。接下去的路,我得自己面對。
突然不知怎著,一個似乎是我認識的朋友,憑空冒了出來。
我想不起來前因後果。
但我們倆要一塊搭鱷魚下山…

水流的很急、很快
坐在鱷魚身上,兩人一直想著等等要怎麼逃跑。
轉眼間,鱷魚撞上一塊大石子,我們二個和鱷魚都飛了出去,掉在草地上。

我立即反應到「要逃」。
在一陣胡亂的追與逃之間,我的身子感到越來越累,
我知道我逃不了,我想像著:
等等鱷魚會如何用它有力的下顎緊咬著我不放,
將我撕裂成一塊塊的破布。

我好害怕,我決定我要趕快醒來,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痛。
我不想成為死亡之舞的祭品。

下一秒…我醒了。
這只是一場夢。

我慶幸我逃出來,
但我覺得有點抱歉,因為我把朋友遺棄在夢裡了,
他大概會被鱷魚吃掉。
但我又不知要怎麼救他。

我決定醒來,這算逃避的行為嗎?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