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六月的夏天,但天空卻飄起雪了…
可這雪的顏色並不白,
不管是紅橙黃綠藍靛紫…各種你可以想像到的顏色都有。
像是小學上美術課時,大家帶的24色、36色的蠟筆盒。
每每下筆前,你總會拿起一隻,習慣地和邊邊相似的顏色比較一下,
究竟那個顏色比較適合。

我抑著頭,站在這個城市的水泥地上。
視野向隻鳥兒從周遭林立的樓廈穿過狹細的間距,
飛望著這個異常冰冷的天空。
那個叫做「心」的地方,不知怎著,緊緊揪住。

古人登高台仰望群山的蒼老,感念天地之悠,
感嘆自己的渺小。
現代人打造各式鋼構建築,讚嘆技術之發達。
滿足於工業社會的利益躍進。

在浩然未知的宇宙中,
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人類永遠都是那麼的渺小。

我也想看大自然所打造的美麗景緻,
在野生的探索中,成就自己。

但,
出生,是沒有選擇的。
不管你要或不要。

 這場雪,持續下著…
我變成一隻彩色的班點狗。
不懂得用狗語言,但也失去了說人話的能力。

我在胡說八道,「你聽的懂嗎?」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