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生活在一起的人,照理說,應該更能輕鬆表達內心的感覺。

但,面對著這個人。
你知道這人本性單純、沒有什麼心機、也不是那種會為了權勢把別人踩在腳下。
但看著她隨性、健忘、蠻不在乎的行事風格
因應劇本,使上一些社會化的慣用官腔,卻讓人感到陌生和不舒服。

望著她的雙眼,真希望能找回當初認識時的她。
還有熱情、勤奮、與可依靠的肩膀。

我的選擇只有直接的說與不說,
拐彎末角表達法,射手座沒學過耶!怎辦......
那天撐不下去了,也只能離開,縱有不捨,也只能割棄。
這一切讓人覺得好煩,我可以封閉自己,卻無法結束生命與世界的連結。

喝著這一杯苦澀的過期毒藥,半生不死的喘息於世。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