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帶著一付黑色膠框眼鏡,配著略顯圓潤的雙頰。

男人從不主動表達自己內在真正的想法,當別人問他意見時,他總是習慣性的泰然自若,言語間巧妙的拿捏在是與不是之間,這種中性客觀的言論立場,為他帶來多數人的肯定。「這是個誠懇、值得信任的好青年。將來在社會上,想必能扮演好所有的角色!成為媽媽的好兒子、老闆的得力助手、同事間的好伙伴…」

但也有少部份的人認為,這個人難以被信任。在他身上看到太多的保護色,外界價值層層包裏住他的心,如果是自我色彩也很重的女孩,大概不適合和他作朋友。

當別人對他有所質疑時,一道隱匿在空氣中距離感,像是闖進古墓後,誤觸陷阱所落下的水泥牆,立刻將兩人分隔在不同世界中。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仿若一道薄霧覆蓋雙眼,你無法分辨眼前看到的是「真實」亦或「作夢」。

神奇的偽裝術,第一次展現在眼前時,總是驚嘆連連。
但當表演結束時,散場後的失落,是從地心竄出的寒氣,穿過腳底,直上心頭。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