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寫作都是人生場景中的孤獨時刻。
  • Nov 17 Mon 2008 22:30
  • 葬愛

最近半夜三點多都會睡醒

多年來,每晚做夢成了我的習慣
也是我逃離現實的一個慰藉
有時,也怕
假如那天我不再做夢時,我是不是就得消失了

真不知這算是惡習嗎?

積累的夢,總是沒寫下來
想著一些還算清晰的夢
彷彿我有著數不盡的前生、數不盡的今世
甚至是數不盡的來世

夢裡的畫面像是電影院裡,從後方播映室投射出來的影像
我是觀眾、也是演員

前幾天,我問了伊薩娜一個問題
為什麼要讓人們,去喜歡一個和他將來不會有發展的人
明明這些感情都是那麼真心、誠摯
那麼地燦燦繽紛
為何只能自己一再地宣告感情的死訊

情感的理智讓心緊緊糾結
只有在夢中尋求這虛渺之間的真實

短暫的幸福就埋葬在心角
握不住...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c
  • 我要是伊薩娜、就會打妳臉!<br />
    為什麼將來的事還沒發生就先認定不會有<br />
    發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