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真是緊迫逼人。
他就像條"黑狗"般,不知為何,死命地咬住你的褲角。
嘴上的利齒,彷彿經過計算似的,在黑暗中閃露出一道刺眼的光線,若你不說,
人們總認為刺眼的光線,代表著無限的希望。
想用力甩開這惱人的糾纏,但刺痛的感覺像在腳邊綁了塊鉛石,
每移動一下,都覺得沈重無比,
可,激烈的手段,總是叫人無法屈服在歪理之下,
要叫人順著你的心意走,就要懂得運用權謀之策,順著狗兒的毛摸總是能令其服貼、服貼~

記得一開始被纏上的第一天,以為只要視若無睹,
裝作一付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照常上班、照常吃飯、照常約會,
只要比沈默更加"沈默"
那麼想必他也會將兩手一攤,作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只好摸摸鼻子走人。

但,沈默可不是省油的燈,
豈容你頤指氣使的來來去去。
社會裡打滾多年的經驗,讓他對人性的瞭解可是掌握的清清楚楚,
心理只要打一個壞心眼-就算這世界上都沒人發現-沈默都默默地看在眼底;
沈默有諸葛孔明般的睿智,善於攻人心防,
每一個策略如強弓所射出的箭,精準的落在靶子上的紅心。
就是這股堅定不已的自信,所以大家都只好服首稱臣。

在還沒想到更好的對策前,大家都認為以不變應萬變。
時間的洪流,就在這「無聲的沈默」中,竄流的更為快速,
等到發現原來問題並沒有解決,早已是千萬年之後。
這一生、這一世,只要你尚存一絲鼻息,沈默永遠都不會鬆開他的口。
創作者介紹

歐陸之南。西班牙獨白日記。

烏娜‧特蘿塔慕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